|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一年賣4億只粽子,“百歲”老字號五芳齋要上市,讓人意外的是……

2021-06-15 10:16 | 作者: 劉煒祺,米娜

WechatIMG9

一家賣粽子的企業究竟有多大潛力?很多投資人擔心,五芳齋的“天花板”已初步顯現。但厲建平從一開始就沒打算把粽子當粽子來賣,五芳齋的野心也遠不止于粽子。

文|劉煒祺

編輯|米娜

頭圖來源|五芳齋天貓旗艦店

卡著端午節的時間節點,百年老字號五芳齋節前向證監會遞交了招股書,擬募資10.56億元。

五芳齋的招股書顯示,2018年-2020年,公司營收分別為24.23億元、25.07億元、24.21億元;歸母凈利潤為0.97億元、1.64億元、1.42億元。其中,粽子業務是五芳齋的主要收入來源,2018年-2020年,公司粽子收入占總營收分別為66.28%、67.74%與70.77%,粽子產量分別為4.11億只、4.08億只與3.66億只。

一家賣粽子的企業究竟有多大潛力,公司能否保持持續增長?這是很多投資人關心的問題,因為五芳齋的“天花板”已經初步顯現。

據全國連鎖店超市信息網數據顯示,2019年端午節期間,商超渠道粽子銷售前三名分別是五芳齋、三全和思念,銷售額在商超渠道的占比分別是30.2%、21.4%、16.5%,前三名銷售總金額占比超過65%,市場已經高度集中。

五芳齋董事長厲建平曾在2018年的采訪中透露,五芳齋早在2008年就請全球頂級戰略管理咨詢公司做過市場調研,當時結論是全國粽子市場規模僅有30億元,而五芳齋已經占到了25%的份額,“粽子圈子也就這么大,差不多到‘天花板了’。要突破天花板就一定要走出來,不能只做粽子。”

招股書顯示,除了粽子,五芳齋旗下還有月餅、餐食、蛋制品糕點等,但營收情況均表現平平。其中餐食系列和蛋制品糕點等產品營收規模近3年略有下降,唯一增長的月餅系列僅從2018年的1.55億元增加至2020年的1.85億元。

從財務數據和業務結構來看,五芳齋暫時還沒能從粽子業務中走出來。 

“百歲”老字號

民國初年,以彈棉花為業的浙江蘭溪商人張錦泉,在生意清淡時,挑著擔子在嘉興老城區走街串巷叫賣粽子。1921年,張錦泉召集幾名蘭溪老鄉,在嘉興當時最熱鬧的張家弄6號,租了間門面開了首家“榮記五芳齋”粽子店。

時隔數年,嘉興人馮昌年、朱慶堂兩人在這家店對面和隔壁也開設了“合記”和“慶記”兩家五芳齋。三家店面呈品字形分布在嘉興張家弄,因為都自詡是老牌正宗,在激烈的競爭中,三家選料日益考究,配置方案日趨完善,口味日益精美,使得“五芳齋”聲譽鵲起。

1956年公私合營,“榮記”、“合記”、“慶記”三家五芳齋以及“香味齋”四家合為一家,取名“嘉興五芳齋粽子店”。

幾經輾轉,如今,五芳齋的實控人變成了厲建平和厲昊嘉父子。招股書顯示,五芳齋集團直接持有公司40.36%的股份,并通過其全資子公司遠洋裝飾間接持股9.7%,合計持有公司50.06%股份,為公司控股股東。而厲建平父子二人合計持有五芳齋集團40%的股份。

WechatIMG12

厲建平。來源:五芳齋官網

厲建平的履歷顯示,在進入五芳齋之前,他一直在公安局任職,從瑞安縣的公安民警、嘉興市公安局刑警、嘉興市公安局郊區分局副局長、局長一直做到了嘉興市公安局副局長。

但是,當時仕途順遂的厲建平卻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下海”經商。他說“我的第一桶金是經營煤炭和石油,并迅速完成了原始資本積累”。有了啟動資金后,厲建平認為辦實業才是長久之計。2002年,他出資買下五芳齋60%的股份,入主五芳齋。

曾有記者問厲建平,“中華老字號講究傳承,要師出有門,你并非學徒出身,連粽子都不會包,如何執掌五芳齋?”厲建平當時回應稱,“五芳齋雖然是老字號,但它已不是傳統意義上的老字號作坊。領導一個作坊,跟領導一家現代化的企業集團是兩個概念。前者靠師傅傳、幫、帶,后者需要現代化的企業經營理念和管理體制。” 

厲建平的野心

傳統老字號,有時候是一把雙刃劍。很多經營不善的老字號早已盛名難當,比如曾經名震一方的天津狗不理包子。五芳齋一直試圖通過創新來煥發老字號的生命力。

1992年,嘉興五芳齋粽子公司成立,“五芳齋”被評為中華老字號。1998年,嘉興市五芳齋粽子公司整體改組,同時吸納嘉興百貨、嘉興肉類中心、嘉興釀造、嘉興農科院及部分自然人共同作為發起人,成立浙江五芳齋實業股份有限公司。

2008年,成都五芳齋食品產業園竣工生產,成為西南地區規模最大的粽子生產基地,這是五芳齋實業邁出全國市場布局的第一步。

2010年,五芳齋上海總部設立,全國戰略版圖進一步完善。2011年,五芳齋提出“三個轉型”戰略,即產品從中低端向中高端轉型,區域品牌向全國品牌轉型,普通企業向上市企業轉型。

2014年,五芳齋實業通過資本運作入主武漢五芳齋食品貿易有限公司,布局華中市場。

在戰略布局上,厲建平自入主五芳齋,就非常注重創新。五芳齋最初只有四五款粽子,如今已經發展到了一百多款。此外,厲建平還著重打造銷售網絡,讓粽子不僅僅只在超市賣,還將五芳齋開遍了全國的高速公路服務站。

厲建平剛入主五芳齋,就迅速在長三角地區高速公路網絡開設了100多家專賣店。滬杭高鐵開通后,沿線8個站點他也趁機布局。2009年,五芳齋就組建了電商團隊,早早布局電商渠道。

同時,與其他人思路不一樣的是,厲建平從一開始就沒打算把粽子當粽子來賣。

“粽子是我今天要做的,大米是我明天要做的,米飯、中式快餐是我后天要做的。”厲建平的這番話絲毫不遮掩自己的野心,他給自己定了兩個目標:打造米制品領導品牌和中式快餐品牌,他想要把五芳齋打造成擁有完整產業鏈、把米制品作為核心產品的中國食品行業領軍企業。

如今,五芳齋主營業務分為兩大板塊,包括食品制造業務和餐飲服務業務,主要生產粽子、月餅、糕點、蛋品、鹵味等。餐飲方面,據招股書稱,公司餐飲門店提供早餐、正餐標準化中式快餐服務。早餐產品包括粽子、餛燉、粉絲煲、豆漿等,正餐包括鹵肉飯、煲仔飯、雞肉飯等,人均消費20元-40元間上下浮動。

但招股書也顯示,五芳齋的餐食業務已連續三年下滑,從2018年的3.9億元下滑至2020年2.65億元。 

五芳齋的隱憂

受風俗和飲食習慣的影響,五芳齋的銷售市場有非常明顯地域特征。

據招股書顯示,2018年-2020年,公司主營業務收入中,來源于華東地區的收入占比分別為63.23%、61.45%、55.82%,雖然占比逐年下降,但是長三角區域的消費者依舊是五芳齋的主力軍,地域依賴性較強。

同時,季節性波動作為風險因素也被五芳齋寫進了招股書中。季節性波動風險主要指的是粽子、月餅等傳統節令食品存在明顯的季節性特征——粽子產品的銷售主要集中在端午節前,如果五芳齋不能做好市場預測、及時組織安排好生產和庫存儲備,將面臨部分產品備貨不足進而失去業務機會。

此外,五芳齋的上市進程一直風波不斷。最近兩年連續更換了三家上市輔導券商,但招股書中卻并未說明原因,這難免會影響投資者信心。2019年4月,廣發證券成為五芳齋首家上市輔導券商,5個月后宣布終止輔導,原因是“鑒于五芳齋戰略發展需要,雙方協商一致同意終止上市輔導協議”。此后,中金公司成為五芳齋第二家輔導機構,直至2020年6月19日披露第三期輔導工作進展報告之后,再無更新。浙商證券于2020年9月接手五芳齋的上市輔導工作。

招股書披露后,五芳齋的一份對賭協議也浮出水面。招股書顯示,2021年2月,寧波永戊投資管理合伙企業(有限合伙)和寧波復聚股權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分別與五芳齋簽署了股份轉讓協議,協議中寫明:若五芳齋不能在2021年12月底或2022年12月底前完成在A股的上市,那么兩家機構有權回購其持有的發行人全部股份。

招股書顯示,2013年1月,五芳齋集團以26元/股的價格向寧波復聚轉讓其持有57萬股發行人股份。寧波永戊則是在2019年4月通過股權轉讓,以每股23.8元的價格獲得五芳齋實業285萬股。截至招股書披露日,寧波復聚、寧波永戊分別持有五芳齋實業1.1316%、3.772%的股份。

當然,上市后也并非一片坦途,老字號品牌上市后折戟的案例不在少數。2020年5月,在新三板掛牌的狗不理選擇摘牌。今年一季度,早已在A股上市的全聚德歸母凈利潤虧損4708.52萬元。

上市,不是五芳齋的終點。 

 

資料參考:

人民網《守味者:一顆匠心在粽里》

溫州人物《年銷38億元的五芳齋,老板是瑞安人!》

新京報《百年老號五芳齋IPO:靠提價維持粽子營收,對賭協議浮出水面》

時代周報《百年老字號五芳齋要上市:一年賣出4億個粽子,“包郵區”人民貢獻最大》

紅星新聞《五芳齋三戰“粽子第一股”,招股書披露:粽子、月餅受季節影響較大,去年營收下滑3.44%》

IPO捕手《多點解讀五芳齋A股上市:小粽子潛力大,“百歲”老字號能否打出“新牌”?》


值班編輯:馬吉英  審校:崔允琰  制作:陳睿雅

快播视频在线观看74福利导航免费电影播放器色网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