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離開“娘家”微軟一年,小冰擔憂:行業太瘋狂,怕市場被毀掉

2021-06-16 18:01 | 作者: 高歡歡,李薇

039a6d4905a8bb822baa5d0180a21c5e

“人工智能風口不斷,小冰更怕的是失去焦點。而這個行業還在早期的萌芽階段,但太瘋狂,怕市場被毀掉。”

文丨《中國企業家》記者 高歡歡

編輯丨李薇

圖片來源丨被訪者

“這像是一種制度上的優化,是雙贏的結果。”

近日,小冰公司CEO李笛在接受《中國企業家》采訪時,再次強調了一年前小冰離開微軟“娘家”的正確性。同時,他補充:“在微軟四十多年的發展歷史上,分拆是很罕見的,實際上就兩次,小冰是第二回。上一回是20年前。”

1999年,在線旅游產品預訂網站Expedia從微軟分拆并獨立上市。值得一提的是,1996年誕生時,Expedia只是微軟孵化的一款供內部員工使用的在線旅游查詢和預定的網站,卻不曾想“無心插柳柳成蔭”,成為了全球最大在線旅游網站。

同樣的故事是否會在小冰身上續寫?

“小冰是微軟一個比較好的招牌,這么多年其實像小冰這么獨特的、有差異化的不多,更像是微軟的一個特區。”李笛說。

2013年12月,微軟(亞洲)互聯網工程院成立人工智能小冰團隊,該團隊是微軟全球首個以中國為總部的人工智能產品線,相關領先技術覆蓋自然語言處理、計算機語音、計算機視覺和人工智能內容生成等人工智能領域。

2014年5月29日,小冰正式推出第一代產品,以對話式聊天機器人形式迅速積累訓練數據。隨后,十八歲人工智能少女小冰在網絡隨處可見,她是詩人、歌手、主持人、畫家和設計師,也是擁有億萬粉絲的人氣美少女。

2020年7月,微軟正式宣布,小冰業務分拆為獨立公司運營,李笛出任小冰公司CEO。而新公司將更聚焦,放棄了美國和印度業務,主要業務由原中國和日本的業務單元組成。

“我們看到了50年可以持續增長的(方向),如果我還去做這個短期的增長,那不是我們分拆出來的目的。李笛強調。但他也有自己的隱憂:“(人工智能)這個行業還在早期的萌芽階段,但太瘋狂,怕市場被毀掉。”

單飛這一年

離開微軟庇佑的小冰開始學會“跳舞”。談及小冰去年最大的變化,李笛給出的關鍵詞是——加速。

李笛告訴《中國企業家》,2020年11月底,小冰公司已完成數億元的Pre-A輪融資,投資方為北極光創投與網易集團。而更早前的第八代小冰發布會上,小冰公司表示在從微軟獨立之前,就已經獲得了超過1億元的營收。

6039922a61649267b249978d3b2bd58a

小冰公司CEO李笛。來源:被訪者

在商業化方面,李笛談到,小冰公司目前主要的方向是金融、汽車、競技體育和內容產業等,并在探索更多盈利模式的可能。對于近期火爆的造車,李笛表示小冰已經在和更多的車廠展開合作,包括一些造車新勢力。

在成本方面,小冰公司最大的成本部分是云。“我們的市場費用非常少,幾乎沒有,主要成本全都是交互成本。”

在技術底層系統方面,李笛一直強調小冰完全不需要去證明技術有多強,原因在于:第一,微軟技術好,第二,對技術創新的執念。

小冰這個項目的特殊性還在于,拆分前就是一個相對比較完善的大的體系。李笛認為,小冰在自然語言處理、計算機視覺、計算機語音、內容生成等方面,相當于是把上一個階段所需要進行的工作用五年、六年的時間加速完成。

對未來小冰成功的定義,李笛堅信,未來會有各種各樣的人工智能,有Siri、有Alexa……但其中一個肯定會是小冰,她還是個18歲少女,但是有各種各樣的能力、性格,且能基于小冰框架去填補各種各樣的空白。

莫沉迷于追風口

在長達一個多小時的采訪中,“百度”兩個字是李笛嚴密邏輯的話語體系中出現頻次比較高的詞匯。

百度比小冰做open domain(開放域的對話式人工智能)只晚了三個月,但由于百度更懂中文,而小冰只有Bing搜索引擎,彼時的數據百度略勝一籌。不過,小冰由于提前設計好完整的架構,多年迭代,扳回一局。

李笛認為,百度沉迷于追風口,從一開始的度秘做了三個月叫停,到AI+HI,又到call center呼叫中心,再到DuerOS,“當時什么火就做什么,做了一年多,結果徹底廢掉了,到最后又做智能音箱”。

李笛說:“很多企業可能認為反正我有錢,多嘗試幾條路,這種思維方式耽誤了時間。大企業之所以會被小企業超越,主要也是因為小企業相對來講比較聚焦。近些年人工智能風口不斷,但小冰更怕的是失去焦點。”

未來,李笛更大的野心在于,小冰試圖建立一個承載世界上各種各樣的AI being的新業態商業支撐平臺。他也坦言,小冰未來最大的壓力可能來自于害怕市場被毀掉。

“2014年我們做小冰之前,整個中國所有的語音助手都叫xx語音助手,而小冰之后都是小x。”小冰一直抗拒把普通人的聲音做成模型,這將對個人隱私等問題造成困擾。李笛則擔心這將摧毀整個人工智能行業。

而談及小冰在這個行業里的定位,李笛一改自信的風格:人工智能行業全是鯰魚,我們可能不過就是游得比較靠邊上的一條沙丁魚。這個領域神仙滿天都是。”對于這個反差,他解釋道:“誰都不知道自己所看的這個(方向)是不是對的,你憑什么說自己是大哥?”

李笛強調,人工智能領域特別害怕的就是極度孤獨,你使用的技術路線跟別人完全不一樣,這會很孤獨。

商業成功的“柳成蔭”

相較于美國、日本、印度、印度尼西亞等所有能看得見的廣闊市場,中國縱深豐富,這是培養商業模式創新的肥沃土壤,“無論是一線城市、六線城市,還是人口、經營,你不太需要通過技術驅動,只要通過很好的商業模式和運營模式的創新就能成功”。

這也是為什么中國本土互聯網公司非常值得尊重的原因。

李笛進一步解釋,不光是人口紅利,還有市場縱深。如果這些人口全都集中在一個地方也有問題,比如韓國大概五千萬人,四千萬人都在首爾,這個人口密度沒有縱深,“贏了首爾就擁有全韓國,輸了立刻全都沒有了”。而中國不僅有一線,還有六七八線,還可以從五環外殺進來,這就是縱深帶來的好處。

李笛心中的好公司不是簡單用輸贏來衡量的。這和他最欽佩的企業家巖田聰倒是很像。

被稱為“任天堂中興之主”的前社長巖田聰曾多次力挽狂瀾,創造了任天堂成立以來的最高營收財年。在李笛看來,巖田聰做的一切似乎都跟金錢無關,但最后都導向了金錢。而這也造成了巖田聰商業上的成功,他一生都在努力探尋和開創電子游戲的全新玩法,以及對技術細節的極致信仰,這些才是取得商業成功的“柳成蔭”。

李笛覺得,當下我國的企業家身上也有特別多的優良品質,比如積極投身腦科學和生命科學等基礎科學領域的研究。顯然,基礎科學的創新是下一場風暴。

這和他在新書《科學:無盡的前沿》所做的序如出一轍——一件事物存在有用和無用兩種狀態,而科學在此二者之外,中間沒有游離態。

值班編輯:李薇  審校:陳睿雅  制作:崔允琰

快播视频在线观看74福利导航免费电影播放器色网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