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寧德時代的造富神話:市值超萬億,創始人問鼎香港首富!

2021-06-22 13:01 | 作者: 王玄璇,馬吉英

692039cddac5799783aea21eb33f619d

曾毓群的辦公室曾經掛著一幅“賭性更堅強”的字,他告訴投資人:光拼是不夠的,那是體力活;賭,才是腦力活。

文丨《中國企業家》記者 王玄璇

編輯丨馬吉英

頭圖來源|中企圖庫

“解禁風波短期應該是挺過來了。”看到寧德時代“還算堅挺”的股價,羅鑫(化名)松了一口氣。

6月11日,寧德時代有9.52億股首發原股東限售股份解禁并上市流通,占公司總股本的40.88%,以6月10日收盤價計算,解禁市值約為4150億元。

不少分析人士認為,如此大規模的股份解禁短期內對股價或造成一定影響,不過接下來幾日寧德時代股價的表現證明了其抗風險能力。6月11日當天,寧德時代股價突破450元,創歷史新高,市值超過10500億元。此后股價小幅動蕩,截至6月21日收盤,寧德時代股價為452.8元,和三年前的發行價相比,已經漲了17倍。

從2019年年底開始,羅鑫陸續買進寧德時代股票,目前已經浮盈幾十萬。

寧德時代不僅僅是散戶的“搖錢樹”,更讓不少投資人在這場資本盛宴中賺得盆滿缽滿。“電動車是一個非常大的、快速發展的行業,寧德時代又在其中表現出毋庸置疑的領先性,這是投資者最喜歡的標的。”一位證券分析師向《中國企業家》表示。

一位動力電池行業的創業者的感受是,目前市場正在高速發展,投資市場仍然熱情高漲。

實際上,寧德時代在兩年前也有過一次相當規模的解禁。2019年6月11日,解禁9.8億股首發原股東限售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44.64%。在那之后的半年,寧德時代股價從約70元漲至100元。

和兩年前不同,此次解禁,寧德時代股價已經站上歷史高位,對于其未來趨勢,不少機構給出了預測。5月底摩根士丹利下調了對寧德時代的評級,并給出遠低于交易價格的目標價,僅為251元/股。而中金公司等國內機構卻給出了“買入”或是“增持”評級,上調了寧德時代的業績預測。

57cbe4ebba7a7a381d70c0470f0bf4fd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制表:肖麗

已經站上萬億市值的寧德時代,未來到底還有多大想象空間?

從行業背景來看,當下車企接連宣布自建電池工廠,歐洲超過中國成為最大的新能源汽車市場,電池技術的創新和路線紛爭也從未停止,這些都給寧德時代提出了新課題。

造富神話:套現幾十億,浮盈上百億

根據寧德時代2020年年報,本次解禁涉及5位股東,分別為寧波梅山保稅港區瑞庭投資有限公司、黃世霖(寧德時代副董事長)、李平(寧德時代副董事長)、新疆東鵬偉創股權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上海綠聯君和產業并購股權投資基金合伙企業(有限合伙),解禁股份數量分別為5.71億股、2.61億股、1.12億股、459.99萬股、344.99萬股。

和2019年那次解禁相比,這次解禁的股份集中在寧德時代管理層手中。瑞庭投資的實際控制人是寧德時代董事長曾毓群和副董事長李平。東鵬偉創和上海綠聯君和作為外部投資人,賬面上獲得了約十倍回報。

根據寧德時代招股書,新疆東鵬2017年6月以43.78元的價格從李平處受讓459.99萬股,按照6月11日收盤價,浮盈18.7億元;上海綠聯君和也在同時期從李平處受讓股份,浮盈15.3億元。

東鵬偉創最大股東是寧波TCL股權投資有限公司。早在2016年寧德時代的B輪融資中,就有TCL創投的身影。

TCL創投副總裁馬華2019年接受《中國企業家》專訪時,回憶起去寧德時代談判的場景:寧德時代集中安排了兩天和投資人見面,在一個會議室,坐著接近20家投資機構的投資人,競爭激烈程度可想而知。最終TCL創投因在新能源汽車行業的投資布局,提出了關于行業的尖銳問題,給寧德時代留下深刻印象。經過角逐,TCL創投最終從三四十家投資機構中勝出,成為投資方。

聯想創投也參與了這輪融資。聯想創投方面向《中國企業家》表示,當時聯想集團高級副總裁、聯想創投集團總裁賀志強為此兩次飛去福建與曾毓群見面。即使當時寧德時代的估值已達到了800億,因為篤定新能源是未來,寧德時代是未來的中石油、中石化,賀志強決定全力以赴:“我去他們工廠,跟他們的員工聊,覺得這個公司太牛了。”目前聯想創投的這筆投資用3億人民幣換來了逾十倍的收益。

到2018年寧德時代上市前,Pre-IPO融資變得更加火爆。蔚來資本是其中一個投資方,蔚來資本管理合伙人朱巖告訴《中國企業家》,當時份額非常難搶,蔚來資本的產業背景幫助其拿到份額。

寧德時代上市后,新的資本盛宴開啟。

2020年8月4日,寧德時代非公開發行新增股份122360248股,募集資金總額約197億元。其中,高瓴資本認購100億元,占總額約51%,一躍成為寧德時代第九大股東。今年2月,這次定增迎來解禁,根據寧德時代一季度財報,高瓴資本并未減持。根據6月11日股價,高瓴資本已經浮盈180億元。

也有老股東選擇減持部分股份。2020年9月,招銀國際減持2600多萬股,套現約40億元。減持后,截至今年一季度,招銀國際仍持有超1億股,目前賬面價值超過500億元。

寧德時代的管理層則成為這場盛宴的最大贏家。今年5月,曾毓群身價達345億美元,個人財富一度超過李兆基(321億美元)和李嘉誠(344億美元),問鼎香港首富。包括曾毓群,寧德時代共有9名高管和早期投資人財富達到了10億美元以上,合計近720億美元。

股民狂歡:“情緒夠了,多高的市盈率都給得出”

也有不少散戶享受到寧德時代的饕餮盛宴。

羅鑫是日本某大學的一名物理學博士,最早關注到特斯拉后,他開始相信電動車將是未來趨勢。后來羅鑫發現電池竟然占電動車成本的一半以上,這讓他“一下反應過來”,應該投資做電池的公司。寧德時代就這樣進入了羅鑫的視野。

2019年年底,寧德時代股價剛過百元,羅鑫買入400股,同時把該股票推薦給父母。羅鑫母親在寧德時代漲到130元時買了1000股,之后持續加倉。羅鑫的父親在股市投資多年,認為寧德時代市盈率過高,行業也看不懂,當時沒有買。后來在寧德時代150元的時候買了1500股,但在寧德時代300元的時候又賣了500股。

“我不知道我爸才買了這么點兒,還賣了,給我氣得。讓我錯失了一個成為富二代的機會。”羅鑫開玩笑說。即使這樣,羅鑫一家人的浮盈也有幾十萬元。

羅鑫還把寧德時代推薦給了他的同學,同學的媽媽買寧德時代后一直沒有拋,說自己的賬戶中“從來沒有過這么多錢”,等羅鑫回國,要請他吃飯。

羅鑫認為,電動車終將會取代燃油車,身在日本的他也非常看好中國的電動車行業。“現在傳統車企全部進入這一領域,包括互聯網、房地產大佬都進來了,它的蛋糕有多大?什么時候新能源車新車銷量占比達到50%了,什么時候寧德時代的股價才是接近高位了。”

同時,羅鑫也承認寧德時代的市值被透支了:“估值和市場情緒有關,情緒夠了,多高的市盈率都給得出。打個不恰當的比方,對于不持有茅臺的人來說,茅臺股價永遠是不合理的。”

楊文(化名)在寧德時代上賺了60萬元。2019年,楊文在公眾號看到一篇國外投資機構寫的文章,其觀點是十年后寧德時代將會成為中國最領先的公司之一。他在網站上搜寧德時代,當時寧德時代和特斯拉合作的傳聞鋪天蓋地。在楊文看來,寧德時代公司的發展和產品契合國家戰略,應該有前景。那時寧德時代的股價只有50多元,楊文一口氣買了5000股,大概是他倉位的十分之一,股價180元時清倉。

類似的故事不少。在海銀資本創始合伙人王煜全的“科技特訓營”中,也有兩個這樣的案例。一個學員2019年年底手上只有13萬,因為重倉了寧德時代,現在可以在當地買一個萬科精裝房(144萬)。另一個學員在寧德時代剛上市時投了200萬,后來收益超過2000萬,買了套學區房。

2016年,王煜全第一次在得到的課程上介紹電動車電池,他的結論是,鋰離子電池里的三元材料電池最有未來。他認為,對電動車而言,最重要的是續航能力,所以電動車對能量密度最看重,而其它的安全性問題、循環壽命問題,甚至成本問題,都可以隨著研發的不斷改進和市場的不斷擴大,逐漸得到緩解。

“所以至少在當時看,相比磷酸鐵鋰,三元電池是未來方向。”王煜全告訴《中國企業家》,“當寧德時代走上國際主流路線,它就更容易獲得車廠訂單。”另外,王煜全認為,寧德時代是一個工程師文化的企業,在技術上不斷投入,具有技術領先性。而LG化學等公司雖然全球份額也很高,但不能充分享受中國產業鏈協同、電動車產業發展的好處。

在王煜全看來,中國的電動車行業將會大放異彩。從國內的汽車產業來看,在燃油車時代,民營車企中尚未有絕對的巨頭存在,追趕者仍有機會。從國際環境來看,造車的全球產業鏈正在發生大轉移,大量企業把工廠遷到中國,中國的制造能力得以提升。同時,科技發展進入了硬科技時代,在硬件上,中國相比歐美國家更有優勢。電動車、動力電池就是硬科技的代表。

掌握行業話語權:“沒有錢的承諾,是不認真的”

動力電池行業經歷過萬眾創業、洗牌、淘汰的野蠻生長過程,曾毓群敏銳的嗅覺、魄力和專注,讓寧德時代享受到中國電動車行業發展的紅利,成為動力電池霸主。

出身福建寧德農村的曾毓群17歲考入上海交通大學的船舶工程系,1989年被分配到福建的一家國企。僅僅3個月后,曾毓群就放棄“鐵飯碗”,進入日企TDK旗下子公司新科磁電廠。1999年,曾毓群在公司內部做電池相關的創業項目,在香港成立了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ATL),主要做手機鋰電池。

因為政策規定動力電池不能全外資生產,2011年曾毓群將動力電池事業部分拆出去,成立寧德時代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CATL),新成立的寧德時代,也開始專注于動力電池研發。

2012年,來自華晨寶馬的訂單給了寧德時代進入汽車行業主流的機會。寶馬提供了一份約800頁的全德文的動力電池生產標準,幫助寧德時代真正了解到車企需求,形成規范。在那之后,車企的訂單紛至沓來。

2016年12月,國家的扶持政策首次將電池系統能量密度納入考核標準,高能量密度、長續航里程是補貼重點,三元電池享受到政策優惠。寧德時代同時研發三元電池和磷酸鐵鋰電池,成為補貼對象。

在那之后,通過綁定車企、不斷擴大產能,寧德時代充分抓住機遇,從2017年至2020年,寧德時代在電動汽車上的總裝機量,連續四年位居世界第一。韓國市場調研機構SNE Research數據顯示,2020年,寧德時代裝機量達34GWh,市占率達到25%,國內市占率更是達到50%。

寧德時代也堅持在技術研發上加大投資。2020年全年研發投入金額為近36億元,占營業總收入7.09%,較2019年、2018年分別增長19.29%、79.27%。

5c64911816645ccff7fedf4fa122414d

寧德時代的全球布局。來源:官網截圖

關于曾毓群本人,媒體常常提到的一個故事是,一位寧德時代早期投資人第一次去曾毓群辦公室時,被墻上“賭性更堅強”的字畫所震驚,這位投資人問為什么不掛“愛拼才會贏”,曾毓群正色回答道,“光拼是不夠的,那是體力活;賭,才是腦力活。”

據騰訊棱鏡,這幅字畫現在已經撤下,取而代之的,是“溥博淵泉”。這四個字出自《中庸》,寓意為智慧像不斷涌動的泉水。

在今年4月上海交通大學建校125周年活動上,一名學生問曾毓群,應該專注于本行,還是轉行做投資。曾毓群回答,應該先深耕自己的專業,在專業領域做到十里挑一、百里挑一,然后再出來創業,更容易成功。

在新科磁電廠時,公司管理層也是看到曾毓群的優異表現,才決定讓他帶領ATL這一創業項目,而曾毓群也把ATL帶進了蘋果供應鏈,之后ATL逐漸發展為全球最大的聚合物電池供應商。

在上述活動中,曾毓群還多次談到自己是“搬磚的”,為車企搭臺,讓他們跳舞。而實際上,寧德時代在汽車圈的話語權越來越重要。一位行業人士曾告訴《中國企業家》,某造車新勢力一度徘徊在生死邊緣,很多供應商款項曾拖了好幾個月,但給寧德時代的款項都是提前支付的。

在與曾毓群的對談中,紅杉資本全球執行合伙人沈南鵬問曾毓群,寧德時代如何分配產能給車企,曾毓群回應道,如果車企對自身銷量規劃有信心,就包下幾條生產線。如果資金不足,可以談長期合作,根據最終產量協商補償機制。

“沒有錢的承諾,是不認真的。”曾毓群說。

后萬億市值時代:微妙的合作關系

眼下,寧德時代和車企之間的關系正變得更加微妙,這給寧德時代的未來蒙上一層不確定性。

繼車企接連投資動力電池企業之后,越來越多車企開始自研電池,長城汽車、大眾、特斯拉等均宣布建設電池工廠。

多位行業人士向《中國企業家》表示,電池所占比重太高,太核心,站在車企的角度,自己做電池“天經地義”。

“當某家企業的市占率接近一半,(這種行業局面)是很難持續的。任何車企如果還想活下去,就不會容忍自己的身家性命都綁在一家電池企業上,必須要開辟第二供應商,或者自己做電池。”一位行業人士表示,而車企體系內的電池企業在滿足車規級電池方面會更具優勢,包括在品質把控、智能化工廠、整車級智能管理經驗等方面,真正達到車規級要求。同時,這些企業也可以向其他車企供貨。

對此,寧德時代回應《中國企業家》稱,“相信專業分工的優勢”,“車企對于整車研發制造有豐富經驗,而動力電池的研發和生產所牽涉的技術、人才和經驗積累與整車研發制造差異巨大”。

在現階段,車企體系里的電池工廠要滿足車企自身需求或許仍有難度。6月2日,長城汽車與寧德時代簽署十年長期戰略合作協議。

吉林大學青島汽車研究院副院長顧國洪在一篇文章中指出,長城汽車體系里的蜂巢能源到2023年才有83.4GWh的規劃產能,無法滿足長城汽車的銷售規劃。寧德時代也希望拓展更多大客戶,合作水到渠成。

顧國洪對《中國企業家》表示,車企和寧德時代的關系最終將走向均衡,但目前車企還面臨很多挑戰,“電池是電化學,是一個試驗科學,這個行業有一百多年歷史,強調的是試驗的重復性與穩定性,在實驗室做出來不是太難,最難的是在制造端。因此車企的布局速度會慢很多。但最終在乘用車領域,以車廠投資或參股的電池企業會大量存在,這個現象已經開始呈現了。”

寧德時代真正的壓力還是來自于自身。

“目前寧德時代的主要任務仍是持續擴張產能,獲取更多客戶訂單。同時,推出革新性的電池技術,降低成本。”上述證券分析師表示。

在新技術方面,曾毓群近期表示,寧德時代研究的鈉電池技術已經成熟,將在今年7月前后進行發布。另外,寧德時代對固態電池的研究屬于第一梯隊,但真正的固態電池商業化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在產能上,自去年年底以來,寧德時代頻頻大手筆擴充產能。截至2020年底,公司動力電池系統產能69.1GWh,在建產能77.5GWh。

曾毓群在今年年初舉辦的中國電動汽車百人會論壇上曾表示,未來5年鋰電產業市場將進入TWh時代(1 Twh等于1000Gwh)。韓國SNE Research報告也指出,2020年全球動力電池在電動汽車上的總裝機量達137GWh,預計2025年將達到1163GWh。

在產能擴張的同時,寧德時代面臨的挑戰之一是如何應對毛利率下降。

近五年,寧德時代的毛利率分別是43.7%、36.3%、32.8%、29.1%、27.8%。寧德時代方面對此表示,動力電池的成本快速下降,公司的毛利率下降趨勢與行業發展保持一致。隨著公司產能釋放、工藝制造水平的提升、產業鏈的深度合作等,公司的毛利率會保持在合理的水平。

“(寧德時代)今年的一個主要矛盾將是如何應對生產原料漲價帶來的成本和定價問題。”真鋰研究創始人墨柯向《中國企業家》表示。

長期來看,墨柯認為,“將來唯一能夠確保寧德時代保持領先地位的,就是成本控制,至少要在成本控制方面比別人領先,才能維持市場份額。”

一位曾經在該行業創業的人士表示,“寧德時代沒有特別大的風險,除非行業不行了。所有的競爭源自于人才,電化學是三級學科,每年畢業的碩士生和博士生也沒多少,可能60%~70%去了寧德,你說別的企業能做得起來嗎?動力電池行業做不到前十名一點機會都沒有,做不到前五名基本沒話語權。”

從全球范圍來看,2020年歐洲超越中國成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車市場,對寧德時代來說,海外將是下一個激烈且重要的戰場。2020年寧德時代的境外收入為79億元,占比達到15.71%,同比增長295%。

寧德時代向《中國企業家》表示,公司目前已在歐洲啟動了產能建設,正在建設德國的海外生產基地,首個海外工廠落戶于德國圖林根州埃爾福特。另一方面,寧德時代也在海外投資設立回收利用基地,加速推進電池回收業務的布局。

眼下,寧德時代還在一方面布局儲能等業務,一方面通過投資擴大版圖,撐起萬億市值后更大的想象空間。

雖然目前寧德時代約有八成營收來自動力電池,但曾毓群并不想把寧德時代定義為電池制造商。在那場母校的活動上,曾毓群說,電池是寧德時代的基礎和重要方向之一,寧德時代另外兩個方向,一個是儲能和發電,另一個是智能化、電動化方面的探索,比如特定場景下的自動駕駛。

“不止于電池”的寧德時代,造富神話還能持續多久?

 

值班編輯:周春林  審校:陳睿雅  制作:崔允琰

快播视频在线观看74福利导航免费电影播放器色网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