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陳東升:一批萬億級產業將消失;張勇:海底撈的業績掩蓋了矛盾;閻焱:造車新勢力倒閉潮不遠了

2021-06-21 10:51 | 作者: 郭立琦,胡楠楠

38fcb147193eb5a1488e6e18eaf7a258

編輯|郭立琦 胡楠楠

頭圖插畫|肖麗


企業家洞見

《企業家洞見》是《中國企業家》每周日固定推出的欄目,為您掃描國內外優秀企業家最前沿的商業洞見。

今天是父親節,首先祝所有的父親節日快樂,愿你們永遠年輕、永遠熱淚盈眶。

本期我們精選了6位企業家從不同維度對商業世界的洞察。其中,你能看到陳東升對“大變局”的思考:隨著全球化、氣候變暖以及長壽時代的來臨,全人類將面臨怎樣的機遇和挑戰?陳東升認為一批萬億級舊產業會消失得無影無蹤,而新產業正在誕生。你能看到海底撈張勇的坦誠:他說網絡上對海底撈制度的贊美是不對的,海底撈被神化了,業績掩蓋了問題和矛盾。作為海底撈最大的股東,他對海底撈的業績持續增長不抱有希望,因為沒有任何公司可以實現永遠增長。你還能看到賽富亞洲投資基金閻焱對造車新勢力的警示和對中國缺乏硬核創新的擔憂。

此外,本期內容還有剛上市的BOSS直聘創始人趙鵬對于平臺本質的思考;一加手機劉作虎對于產品審美共性的認知;以及“企二代”劉暢對企業經營管理不一樣的思考。


陳東升:一批萬億級的舊產業會消失得無影無蹤

7042d3caed6465db0eff250793eed7e9

攝影:史小兵

近日,泰康保險集團董事長陳東升在公開演講中分享了他對于當今世界大變局的思考。對于影響當今世界的因素,他認為有三點:第一,全球化;第二,氣候變暖;第三,長壽時代來臨。他認為,“雙碳”的本質,是對工業文明的一次徹底批判,是對工業文明以來我們生活方式的一次徹底變革,一批10萬億、100萬億的舊產業,會消失得無影無蹤。 

以下是陳東升演講精華摘編: 

中國的民營經濟是市場經濟的代表,是創新經濟代表,也代表了高科技經濟。跟企業家交朋友,創造優良的營商環境,支持和培育年輕的創新創業者成長和進步,就是擁抱市場經濟、擁抱未來。

當今,影響世界并需要人類共同面對的因素,主要有三個:

第一,全球化,這是第一大影響因素。全球化就是產品要素進行全球配置。要素全球配置,唯有一個要素不好流動、不能流動,就是勞動力。所以跨國公司進行全球要素配置的時候,會自然選擇便宜和能夠源源不斷大規模提供廉價勞動力的國家。

第二,氣侯變暖。整個工業文明最底層結構就是化石能源。我們所有的財富、福祉、生活方式都是建立在燒煤、燒石油的基礎上。我們用的是地球40億年的儲備,這個儲備總有一天會用完。所以“雙碳”的本質,是對工業文明的一次徹底批判,是對工業文明以來我們生活方式的一次徹底變革。“雙碳”帶來了電動汽車、太陽能和風能等產業和能源結構的巨大變化,一批10萬億、100萬億的新產業在誕生,一批10萬億、100萬億的舊產業,就像當年的柯達膠片,會消失得無影無蹤。

第三,長壽時代即將來臨。長壽時代來臨最核心的一點就是人的預期壽命每10年會增加2到3歲,大概再過30年到50年,整個人類預期壽命會接近100歲,所以“百歲人生”即將來臨。長壽時代百歲人生,人人帶病長期生存,這是第一個變化。第二,我們定義人生的尺度拉長,它會改變很多結構,40歲還是年輕人,60歲是中年人,80歲才是老年人。

這三個大的變局,構成了人類社會真正的百年、千年之大變局,甚至是人類有史以來的大變局。

(來源:微信公眾號“泰康保險集團”)


張勇:海底撈被神化了,業績掩蓋了矛盾

cd375da2d2cbd51380b8fb64130ddff4

攝影:史小兵

6月18日,海底撈創始人、董事長張勇在一次和投資人的交流里對公司業績、制度管理、以及門店擴張等作了回應。他表示,自己對海底撈的業績持續增長并不抱希望,因為任何企業都不會持續增長,企業和人一樣有生命力,“今年好,不一定明年好;今年不好,不一定明年不好。”而作為管理者,洞察人性非常重要,因為任何數據都無法洞察人性。他還認為,大家神化了海底撈,海底撈的業績掩蓋了問題和矛盾。 

以下是張勇發言摘編: 

一、談管理:任何數據都無法洞察人性

我總結管理的幾個方面:一是制度化管理;二是流程化操作;三是跟蹤式監督;四是數據化考核。

這幾個方面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比如制度建設,會出現制度與制度之間的矛盾。海底撈從創業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真正建立過完全科學的制度,之前網絡上炒作海底撈的制度厲害,其實是問題和矛盾被業績掩蓋了。而數據化管理的難在于,你要在很多指標中做好平衡,不能光強調某一指標。平衡是非常艱難的,我過去沒有能力解決這些問題,將來也未必能夠真正解決這些問題。

企業領導要洞察人性,如果這點做不到,很難當好領導。但是對人性的洞察非常困難。領導力是科學,也是藝術,是科學和藝術的結合。任何的專業方法、數據,都不能洞察人性。比如消費者說海底撈不好吃,其實可能是嫌價格貴。我老婆說我回家晚,可能是我對她關心不夠。如果我信我老婆的話,每天都在家待著,我相信我老婆會更討厭我。

二、談經營:任何企業都不會持續增長

餐飲行業是傳統行業,有邊界,不像互聯網企業業務范圍越大,成本越低。餐飲企業開兩家店賺錢,開三家店可能就賠錢。

企業是組織,和人一樣有生命力。今年好,不一定明年好;今年不好,不一定明年不好。我對趨勢的判斷錯了,去年6月我進一步作出擴店的計劃,現在看確實是盲目自信。

作為海底撈最大的股東,我對海底撈的業績持續增長是不抱有希望的。任何企業都不會持續增長。大家神化海底撈了。所有餐飲企業面臨的困難,我們同樣面臨;所有餐飲企業不能解決的問題,我們依然沒有解決。擴張的事情肯定會發生,一旦我整合好現在的門店,我還會擴張,因為這是我的使命。穩定了我就沖鋒,不穩定了我就穩定,穩定下來就再沖鋒,直到海底撈倒下來為止。

雙手改變命運是海底撈的企業文化,也是核心價值觀。但凡我有點錢,我一定還會加工資。所以海底撈的財務和股東要做好準備。這是我的使命,是我的堅持,我相信會找到一個平衡點。

我有很大的野心,從24歲創辦海底撈到現在,我的心還沒死,我還想折騰。我關注組織、供應鏈、新技術,如果三個方面能夠落實下去,我們是可以改變餐飲行業成本結構的。

(來源:雪球“辰丁”)


閻焱:造車新勢力倒閉潮不遠了

cd8ef060ac250a31fba3667d65ee9e3d

來源:視覺中國

近日,賽富亞洲投資基金創始管理合伙人閻焱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圍繞科技創新、新造車勢力、比特幣等當下的熱點議題談了自己“直白”的想法。他認為,中國幾乎沒有從0到1的原創硬核創新,新造車勢力的倒閉潮不遠了,比特幣比黃金值錢…… 

以下是采訪內容摘編: 

資本催生出速食文化,這也是經濟基本的規律。正是由于人們的貪婪,資本市場才有一只無形的手,自動協調人們短期利益和長期利益的關系。如果長期利益的回報比短期利益更高的話,就會有一些有遠見的基金自動去投那些長線的項目。但是我們現在很多情況,是政府在調節。那一旦出現漏洞,是沒有糾錯的力量的。中國投資這么多,基金的泡沫總會有一天破滅,到時就會一地雞毛。

產生創新最重要的,是需要市場的干預,而不是人為的行政的干預。創新有從0到1和從1到N。中國過去20年,從1到N的創新居多,從0到1的少,青蒿素算是一個。因為中國從地方政府到創業者,心態都是快餐文化,都希望賺快錢。比如一個市長或者書記,不知道哪天就被調走了,那做一個投資10年以后才能看到效果,他會鼓勵嗎?中國過去20年互聯網的成功,主要還是To C,比如騰訊、阿里、百度、小米、拼多多、美團等等。真正To B端,做原創性硬科技的企業很少。

袁隆平的發明應該算是原創的技術。他這么多年堅持不懈做一件事,我覺得袁老先生挺偉大的。我對他非常尊敬。他可能會給我們樹立一個坐標,但是真正要改變人們的行為,還是要靠制度。制度對人的行為的約束是最重要的。

當年美國福特造車的時候,美國有200多家造車廠,最后變成了三個。當年計算機出來的時候,中國造計算機的公司也是幾百家,現在就剩聯想了。

現在很多企業蜂擁而上造車,有幾個原因:第一,造電動車的技術門檻比較低,這是一個最根本的原因;第二,蔚來前年年底的時候,股價一塊多,一年之內漲了五六十倍。這種超級造富運動,對很多人還是有吸引力的。更重要的是,人類的出行確實面臨巨大的轉變。它是兩個革命混到了一起——內燃機車轉型電動車,以及從人的駕駛轉型到自動駕駛。

在人類歷史上,兩個大的革命潮流混到一塊的時候,并不多見。自動駕駛面臨著人工智能、固體雷達、傳感器等技術的提高,以及5G網絡速率的提快等等。很多人想趕上這趟車可以理解。但最后能活下來的大概就那么幾家。所以造車運動會繼續下去,但最終絕大部分公司都會死掉。我認為這一天不會太遠,因為它需要大量投資。沒有幾百億的投資,車造不出來。現在可以看到很多家已經奄奄一息了。


新希望劉暢:一線有“神靈”

617409a940370522725c59765e77c41e

攝影:史小兵

新希望六和董事長劉暢近日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我都不覺得我自己像一個企業家。我從小就在上工商管理課程,所以天然地就知道這個角色怎么演。” 作為年輕一代企業家,她有很多有別于老一輩企業家的認識,無論是對工作或是生活。對于“鐵打的劉暢,流水的CEO”,她并不十分同意,認為“公司每個階段的目標不同,所以需要調整不同的搭班子的人。”她也表示,年輕化是必然的,因為這個社會變化太快了。 

以下為劉暢接受采訪內容摘編: 

過去這十年傳統企業太不容易了,它其實是個整體的產業升級。如何吻合到新的時代里、真正抓住社會的大機遇,我們自己總結出了一個五新的理念:新機制、新青年、新科技、新賽道和新責任。

整個團隊的年輕化是必然的,也是我們強調的,因為社會變化太快了。我的新班子,跟父輩一代比,知識結構不一樣,對新的商業模式的理解不一樣,學習的多維度也不一樣。企業一定要賺錢,每個人必須要有學習能力。

我認為,一線有“神靈”。我一個月基本上都是在路上,因為生產都發生在一線,管理者如果天天坐辦公室,不管學歷多高,你連生意是怎么發生的都不知道,因為這個鏈條特別長,要去看中間環節發生了什么,物流環節發生了什么,到處都在變化,必須隨時觀察,我不能坐在一個地方等著別人來喂我。

剛進入新希望的時候,我很擔心自己的能力就變成了這個公司的天花板,因為自己只能看到這個世界的一個切面,每個人都是有局限的。但不管是什么角色,在公司里面一定要有價值創造,第二個一定要能打勝仗。

(來源:《財約你》)


BOSS直聘趙鵬:平臺的本質是平衡

d376e000f158ad53e444da6de24dcf1c

來源:視頻截圖

6月11日,BOSS直聘在納斯達克上市,市值超百億美元。在上市次日的媒體采訪里,創始人兼CEO趙鵬談到了對于平臺、創業、推薦技術等方面的思考。他認為,對于平臺來說,平衡是本質。只有生態環境的搭建方有所傾斜,才能還原平衡。談到創業,他認為作為技術企業,如果去追求護城河,會陷入窘境。而創業公司要把融資當成第一重要的常態工作去做。 

以下是趙鵬接受采訪內容摘編:

一、談平臺:本質是平衡

在招聘平臺鏈接的B端企業主和C端應聘者之間,一定傾向于C。首先,我有一個固有認知,求職者求職決策水平的機會小于招聘者。招聘者總是需要招人,而求職者并不總找工作。雙方通過實際經驗建立和提高自己的決策水平,這件事存在天然不平等。

其次,再小的組織,也比個人有力量;再厲害的人才簽勞動合同,都寫著“乙方”。這又是天然不平等。而求職招聘雙邊,是一個生活中的生態環境,只有生態環境的搭建方有所傾斜,才能還原起平衡。

最后從生意角度說,有了C才有B。招聘者為什么來?因為你這里有足夠質量、數量和活躍的求職者,且你的推薦引擎大體能讓他看到想看的人。

招聘平臺的本質是平衡,并沒有上帝之手。平臺天然要服務更多人。對于Ecosystem(生態系統),物種繁茂、食物鏈上每一層種類越多、組成越多樣,這樣的生態系統就越穩定。

二、談創業:要把融資當做第一重要的常態工作

壁壘或者護城河,解讀一下就是“你睡著人家也很難挑戰你”。我們作為技術企業,如果去追求護城河,會陷入窘境。在護城河內,只有我們的人熱愛這個護城河和壁壘,除此之外沒有任何人熱愛。這樣的話,不管再大的企業組織,都自礙于這個時代了。另外,企業中不應該有絕對權力,一定要依靠絕對權力之外的能力組織生產、形成共識,也就是要徹底培養和提高人的共情和換位思考能力。簡而言之:怎么做人、怎么做事。

還有一點,除非是一個現金流非常好、很快(收益)為正的生意,否則創業公司要把融資當成第一重要的常態工作去做,要融個不停。千萬不要BP(業務伙伴)說這個錢能花18個月,自己也就這么認為。到最后越沒錢的時候,越沒人投你。

三、談技術路線:移動時代一定是推薦而不是搜索

對于我們這樣的招聘平臺,我認為推薦方式是目前唯一可選、管用的技術路線。用推薦開始很慘,因為沒有數據積累,人也少,很慢、很痛苦,但只要堅持技術路線,進步可見。關于內容分發是以搜索為主還是以推薦為主的技術選型,我認為不僅是今日頭條。2014年美團基于高速移動化后,商品分發絕不是基于PC瀑布流,也絕不是基于搜索框,一定是基于地理位置和其他因素的推薦。我堅信推薦技術絕不是誰的發明創造,是大家共同意識到,推薦嚴格地和移動結合在了一起。

我們作為Ecosystem,明明知道99%的機構就想要1%的臥龍鳳雛,99%的人惦記去那1%的機構上班。而我們不做匹配,匹配就得有所取舍,我們做推薦,就像自助餐有什么吃什么。

(來源:微信公眾號“騰訊科技”)


一加手機劉作虎:把簡約做到極致,所有人都會喜歡

ff483458b17a2b435d630c44964546e0

攝影:占有兵

隨著創始人劉作虎回歸OPPO,一加手機與OPPO團隊也正式宣布合并,未來一加將成為OPPO旗下獨立運營的品牌。 作為手機行業一個“特立獨行”的品牌,自2013年創立以來,一加定位高端機在海外“過關斬將”獲得認可,一度躋身美國高端市場份額Top5。對于一加手機的成功,劉作虎在近日的一場論壇對話中做了闡釋:專注產品、找到審美共性、守住平常心。

 以下為劉作虎發言內容摘編: 

1、去搞定最專業的用戶

當你面對的用戶是最難搞的、要求最高的一群極客時,不用刻意去維護,就以一種很開放、虛心的態度去聽取大家的意見,實實在在去解決他們的問題,這群人就會喜歡你的產品,反過來也會給你提更多的問題(建議),就是這么一個過程。經受最挑剔的用戶的考驗,而不是去琢磨怎么找縫隙、切局部。因為產品真的做好了,很容易向下兼容,被整個市場真正認同。我們60%的銷售都是通過用戶的推薦,基本就是口碑相傳,當你真的產品好的時候,用戶自己會去傳播。

2、品牌出海要找共性

我認為中國品牌出海最大的門檻是價值觀和文化。但是你說難也不難,我一直講,做企業也好做產品也好,要提取共性,一加手機從一開始就要做全球市場,所以我都是看共性,雖然大家喜歡的東西可能不一樣,但一個簡約的、大家認可的東西做到了極致,全球人都會喜歡。全世界對“高端”和“好”的感受都是差不多的,如果你做到了極致、簡約,也就沒什么“文化之墻”的門檻。

從某一種角度講,做高端就是把對簡約的追求做到極致,但這是最難的。所以,做產品要看價值感、看質感、看線條簡約,這些東西要做好非常不容易,但這些共性大家都喜歡。所以,科技產品要做到90分,工程師必須對審美有追求。怎么判斷一個產品是不是審美上的好產品呢?我覺得如果半年之后,你拿到手上依然覺得很漂亮,很可能這個感覺就對了。

另外,產品的審美是一個文化的東西,很難通過流程之類的去傳承,它是一種基因。

3、本分就是平常心,就是回歸理性

本分就是平常心,平常心是你把很多事物的本質看穿了之后你才會有。做企業是一種修行的過程,做企業最大的收獲不在財富,而是修行的收獲。平常心就是回到理性去看事情,要拋開情緒或情感方面的東西。

(來源:微信公眾號“極客鵬友說”)

 

值班編輯:米娜  審校:崔允琰  制作:陳睿雅

快播视频在线观看74福利导航免费电影播放器色网在线视频